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政经 > 直男第一次把汉服穿出街,需要多久的心理斗争

直男第一次把汉服穿出街,需要多久的心理斗争

今年的汉服圈,可不大太平。

  10月26日,第七届西塘汉服文化周开幕,这个由方文山发起的汉文化盛宴,每年都吸引了大半个汉服圈的同袍们赶来参加。
  但今年的汉服圈,可不大太平。
  没人否认短视频的快速裂变给这个圈子带来的好处,淘宝上大大小小的“汉服店”一夜之间遍地开花,常驻西湖锻炼的大爷习惯了看到成群的年轻人穿着汉服游湖,河坊街和南宋御街上甚至新开了好几家实体店,供新人们试衣。
  而与此同时,关于汉服到底是要创新还是复刻的讨论从未停止,双方甚至到了互相叫板的地步。
  虽然和jk制服,洛丽塔一起被称为“破产三姐妹”,但汉服却因为其背后的复杂历史因素尤为特殊,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如果说大部分女孩子爱上汉服是因为它的“仙”,那么男孩子爱上汉服,大多都是从喜欢一段历史开始的。
  在路人眼中,精致的妆容和全套的汉服并不是男孩子该有的打扮,穿着道袍一类的服装走在街上会被认为是“拍戏的”,而在几乎完全由女性主导话语权的圈内,“男袍子”的境遇也颇为尴尬,即便是在一个男性汉服着装讨论组里,近80%的成员却都是女生。
  “想在这个圈子里找一个聊得来的同性朋友,太难了。”已经入圈三年的玄色说道。
  真正的复原汉服完全不“仙”
  朔雪还记得前一阵自己被嘲笑穿得像成吉思汗,然后上门找人理论的情景。
  “我穿的是明制的飞鱼服,不是什么蒙古服饰。”朔雪认真解释道。男生汉服总体分两种,一种是偏道袍风格来展现男生阴柔美,而另一种则是纯粹的武服,是来展现男人阳刚气质的衣服,朔雪入坑的,就是后一种。
  而在此之前,朔雪就是个铠甲迷。他是个西安人,大学的时候在兰州军区当过两年兵,排列复杂却整齐的甲胄给朔雪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或许每一个西安男孩的骨子里都流淌着秦代兵家血脉,朔雪在2018年加入了轰轰烈烈的汉服复原运动浪潮。
  军戎服饰属于中国古代服饰史的一个大类,除了铠甲还包括寻常的武服,而这种服饰就成为了朔雪逛街的“标配”。一身飞鱼服配上革带,戴上翼善冠,蹬上皂靴,必须完完整整的搭配完一套才可以出门。他曾经在街上看到过袍子和运动鞋的搭配,“那样看起来就像是在逃荒。”他说道。
  在主攻男性汉服淘宝商家建立的买家群里,有过当兵经历的男生不在少数,和朔雪一样因为喜欢冷兵器或是铠甲最终转而喜欢汉服。他们大多个头都在1米8以上,喜欢在群里聊衣服,更喜欢谈历史,每天早晨群里会有人定时分享一则历史服饰知识,一群爱好者们聚集在一起,给了朔雪把汉服穿出去的底气。
  “在明代,当兵的人就是这么穿得,这是老祖宗的东西,我为什么要觉得不好意思?”在他看来,真正的复原汉服并不像短视频中展示的那么“仙”,尤其是武服,更会显人粗壮,“要是还有人说我是拍戏的,我直接古书甩他脸上。”朔雪说道。
  从cosplay到汉服高玩
  玄色是从cosplay跨圈进入汉服领域的,今年刚刚22岁的他,已经入圈三年,算是“高配玩家”了,不大的寝室衣柜里塞满了20多套衣服,他是学厨师的,平时不是特殊的操作课,他都会穿着汉服去上。
  玄色起初不敢告诉爸妈自己喜欢上了穿汉服,当他穿着在重回汉唐家买的第一套袍子准备出门时,他给自己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3年前,就算是女孩子穿汉服出门在很多人眼中也是一个新鲜事儿,更何况是男生。“走在路上就很想跟人家解释这不是奇装异服,是我们汉文化自己服饰。”
  玄色本身对历史并不感兴趣,自从喜欢上汉服之后开始慢慢研究唐代和明代的历史,或许是因为底气足了,玄色越来越不在乎别人是怎么看自己的了,一年以后,他对父母坦白了自己的爱好,成为了一名坚定的汉服文化推广者。
  “在这个圈子里不会因为你是男生就对你格外优待的。”玄色笑道,虽然男生很少,但大多和女生会和他以姐妹相称,有时候更深的误会甚至让他发朋友圈询问:“汉服圈什么时候有逼人弯的风气了?”虽然已经结识了不少同袍,但是玄色还是没找到合适的对象。
  圈里因为同样喜欢汉服最后走在一起的不在少数,去年四月,一对浙大校友举办的明制汉婚成为不少人效仿的模板,主人公玄霁和风隐查阅了大量的古籍,形式参考了的《大明会典》和《朱子家礼》,目前,玄霁是阿里巴巴的一名高级开发工程师,两人当年的那场大婚至今还被很多人记得和称赞。
  然而,大量新人的入圈,打破了原有的平静。
  “我不否认会有那种假借喜欢汉服来圈里做僚机的男生。”玄色说道。这仍然是一个偏小众的人群,一旦围墙被冲破,里面的人向往外逃,外面的人更想向里挤。
  穿汉服,到底是在穿什么?
  很难想象,在中国,第一批提出汉服概念并穿上街的人,都是男生。
  2003年,19岁的王育良和网友李宗伟共同在“汉网”上研制汉服,他们比较了经典样式,猜想制作了第一件汉服,是为现代公开自制汉服的第一人,同时也是汉服消亡三百年后首次以民族服饰的身份亮相。
  同年11月22日,号称汉服运动第一人的王乐天首次把他认为的传统服装穿上了郑州的街头,当时引发了各大媒体的争相报道,在这个阶段,大多数人对汉服的理解还是《大汉天子》等等古装剧里的服饰,民族服饰的本源还缺乏相应的考据。
  爱好者们聚集起来研究每一个朝代汉服的形制、特点和搭配,越来越多的更复古甚至是直接复刻的汉服版式重新问世。在这一阶段,很多人自发加入了对古代服饰文化历史的研究,其中有一部分成为了初代汉服淘宝店创业者。
  徐娇的原创汉服淘宝店吸引了不少汉服爱好者
  2004年4月,汉服复兴者孙异创作词曲《重回汉唐》,两年后,重回汉唐第一家实体店开业。到了2010年以后,汉服初具产业规模,逐步从线下星星点点的实体店转移到了淘宝上,互联网的力量聚集起了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汉服爱好者们,他们彼此互称同袍,淘宝上商家建立的群聊,是袍子们找到组织的重要渠道。
  而这一切自2018起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当短视频成为风口,汉服因为其“裙摆长、拍摄效果佳、有历史背书”,迅速再一次破壁。而这带来的,是更多商家的涌入,还有关于“仙汉之争”的讨论。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很多入圈时间比较长的男袍子很少拍短视频,而靠拍短视频起家的男生却很多都是职业模特,对汉服本身并不了解。是要“仙”还是要“汉”,是要创新还是要复刻,这是个经久的命题。
  装束复原团队一直致力于复刻旧有的服装版式
  “其实很多人都会被短视频上华丽花哨的衣服给误导了,真正的复原汉服款式都很素。”玄色说道。时间一长,玄色便很少在淘宝上买成衣了,他开始研究不同时期的布料,形制,和花样,在淘宝上定制衣服。“虽然价格稍微贵一些,但是至少衣服是自己喜欢的,也比较适合日常出门穿。”
  穿汉服,到底是在穿什么?对于玄色而言,汉服意味着文化,文化需要精致和用心,而这并不是专属于女性的形容词,研究发饰,搭配妆容,无疑也是男性对外展示自己精致的一种方式。而对朔雪而言,汉服意味着尚武精神,是展现男性阳刚气质的重要手段,他会穿着自己做的铠甲一个人出门,也会怀念和一群同袍们聊历史的时光。
  “至少现在,我走在路上,别人认出来我穿的是汉服,这就是很大的进步了。”玄色说道

来源:iwangshang  作者:刘俏言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